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傲轩小说网 www.axxsw.cc,最快更新一家三口穿越记最新章节!

    六月末的午后,艳阳斜撒在汝南侯府西厢的院落中,横空蒸出许多暑热,外头唯有蝉鸣鸟啼,人都缩到了房里头。

    正屋的里卧进了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鬟在摇着铜制的扇叶,将那搁在梨木桶内冰块扇出白气,阵阵凉爽。

    即使如此,睡在榉木描金凉床上的小姑娘仍是娇气得热出了汗珠。这小姑娘大约三四岁模样,五官细致,生得粉雕玉琢,但两条秀眉紧锁,不时抿唇又不时惊颤,仿佛做了难言的噩梦。

    这小姑娘正是遭了一连串意外,返老还童的张瑾。她的确是做了噩梦,不过她还并不知道这并不是梦。

    此时是她将醒未醒之际,迷迷糊糊听到耳边有人音。

    说话的是躲在里屋纳凉的小丫鬟,她们不敢吵着张瑾,便三两个的或倚或坐在一扇鸳鸯戏鲤的屏风后头。

    “……昨天你也在姑娘身边的,怎么好端端的,三个人就掉到水里头了?”

    “原不过是说起姑娘的小名,姑娘就要看那荷花,又听侯府里谁说那千锦池里夏荷一片,最是好看。姑娘自然想看,咱们哪里能不去的,这一去,就撞见那两个冤家。那贇大郎做了一架木船要在池里顽,小世孙也说要顽,咱姑娘爱热闹,更要跟着去。”

    “这千锦池那么大,水可不浅,怎么就由着他们闹了?”

    “贇大郎也罢了,偏那小世孙开口,人国公府的人都不敢拦,这侯府里头的人倒敢拦了?”

    “咱们姑娘才四岁,你也该拦着才是。”

    “怎么没拦!一个闪身,姑娘自个儿就蹦那船里头去了,又听侯府那边人说,那贇大郎素日里顽惯这木头器物的,稳重着呢,我们料想着出不来事,也就没急着将她拉出来……”

    “可不就出事了!”

    “啧,这也奇了,哪里晓得那船居然半途坏沉了……”

    听到第一句时,张瑾就隐约有些醒了,听到后来,听出说的大约是她这一家三口,更是完全的醒了。她睁开眼又看见一副古香古色的卧室,外头人音还没停,就心一沉,之前的事全想起来了。

    她察觉到这并不是做梦,而是发生怪事了,不禁心乱如麻。

    这时有人打了竹帘子,是个十四五岁穿着翠色衣裳的姑娘。几个小丫鬟见了,都唤了一声“芝兰姐姐。”

    芝兰点点头,走到屏风后头看了一眼,“姑娘还没醒?”

    小丫鬟们连连点头,芝兰见了,叹气说:“这都昏睡一天了,镇国公家的小世孙已醒了,咱们太太已去探望了呢。”

    一小丫鬟接话,“不止他,听说侯府的贇大郎早就醒了,满嘴找‘妈妈’哩,世子夫人说他伤了心智,不叫人探望,恐冲撞了客人。”

    “哟,还有这样的娘!”

    “啧,那又不是那贇大郎的亲娘,做后娘的哪能不……”话音未戛然而止,小丫鬟们一个个全起了身,原来是外头传来喧哗声,接着,一个个都唤起了“太太”。

    被唤作“太太”的是靳氏,她是徽州府知府张生燕的正房太太。靳氏不过二十出头年纪,容颜秀丽,行举端庄,身量纤瘦而高挑,周身都透出知书达理的气息。

    此时,一干丫鬟媳妇子簇拥着她进屋,她手里则温柔的牵着一个小哥儿。

    那小哥儿看似五六岁大,顶绾丫角,明眸皓齿,头戴着拇指大的东珠,身穿着大红缂丝箭袖,周边又有三两个幸童殷勤缠绕着,人虽小气势却不输哪个。

    屋里的小丫鬟们见了,又给这小爷见礼,高低不同的喊着“小世孙。”

    这里虽然是汝南侯府,但这“小世孙”却不是汝南侯府的小世孙,而是镇国公府的小世孙。寻常勋贵人家少有这么抬举个不足三尺的童子,但因其是镇国公家,这“小世孙”的称呼就不算得抬举,倒是理应如此了。

    两家虽然姓一个霍,百年前也是一对堂兄弟,如今同为勋贵,却又高低轻重另有不同。由圣祖皇帝以开国有功而分封爵位,一个是徽商出身,出钱;另一个则是武将出身,卖命。

    于是乎,前者封郡侯,后者晋国公。

    如今,两家也算同气连枝,不过一个是皇商兴家,偏安江北一隅;另一个则是良将频出,以武勋立足于京畿,获宠于君上,权柄在握,枝繁叶茂。镇国公霍家,便成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