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傲轩小说网 www.axxsw.cc,最快更新[快穿]刷脸日常最新章节!

    江云月眨了下眼,回过神后佯装镇定地向季霖元打招呼:“大哥。”

    季霖元走了进来,看到无相,迟疑地问:“这是?”

    “他是无相。”江云月道,“这是我大哥。”

    季霖元瞳孔一缩,神情多了几分恭敬:“无相大师。”

    无相站起来,微一颔首。

    季霖元正要进来,看到椅子上的一团黑白,惊了一下:“这个……”

    “这个胖乎乎圆滚滚的肉球,学名熊猫,现用名将军,属于食肉目、大熊猫科的一种哺乳动物,实力卖萌。”

    小熊猫似乎听见自己的名字,回头巴望了下,准备爬下椅子,可惜没站稳,滚了一个跟头,又摇摇晃晃地爬起。

    季霖元:……

    他定了定神,关上房门:“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去来音谷了吗?”

    其实这个时候,他并不希望在家里看到江云月,如果是在来音谷,有来音谷为背景,慕君年投鼠忌器,不会轻举妄动。别看季家现在表面光鲜亮丽,实际上他和父亲已经做好了从容赴死的准备,区区一个季家,和魔道至尊,简直以卵击石,但即便如此,他们还是要反抗,这是身为季家人的尊严。能毁掉一个家族的,从来不是外力上的欺压。

    江云月听到他这么问,就知道他心里所想,便是她非季云月,心里也还是感动。被人关心的感觉实在太陌生太美好了,她掩下眼中的情绪,坦然笑道:“季家目前岌岌可危,我怎能私自潜逃在外?我是季家人,更应当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但是你才炼气期……”季霖元记得两年前她也才练气三层,更何况她还是相生相克三灵根,两年时间最多也不过练气六层。

    江云月笑:“谁说我现在是炼气期的?”

    季霖元一怔,这才仔细打量起她。

    面前的少女梳着元宝髻,只简单以珍珠链勾勒,脸颊两边垂着细碎的一串,眼里是浅浅的笑,眉角不知何时已褪去了骄纵和刁蛮,她站在那里,一派落落大方。

    季霖元恍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妹妹长大了。

    “你……”季霖元发现自己竟然也看不透她的修为,诧异道,“难道是筑基?”他自己又否认掉,“不对,我现在是筑基后期,不可能看不出,莫非……”

    想到这个可能,季霖元又惊又愕地盯着江云月,颤抖地问:“难道、难道……”

    他说了几次都没说出口,实在不是季霖元没想到,而是两年的时间从练气期到金丹期,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两年的时间从筑基后期到金丹初期就已经算是不错了,莫非季家真出了一个天才?

    江云月眼里有了狡黠:“就是你想的,我现在是金丹中期。”

    季霖元吸了口气,面上的表情再也维持不下去了:“金丹中期?”便是他再有期望,也不过是金丹初期,万万没想到居然是金丹中期。

    想到这,季霖元看向江云月的目光里也带了怜惜:“这两年,辛苦你了。”

    即使天资再卓越,两年时间修到金丹期,也不知中间经历了多少辛酸苦楚。

    因着这一句话,江云月心里暖暖的:“除了一开始比较困难之外,后面都还算平顺,我算是侥幸,恰巧遇到一个秘境。”

    这话倒是真,除了掉落悬崖那一段时间的狼狈外,她从筑基到金丹,都意外的平稳,许是在秘境里的缘故,再加上无相的佛修,降到她身上的天雷比她想象中轻许多,这也是她进金丹时能扛过来的原因之一。

    江云月一边说一边观察季霖元,见他不但未起占有之心,反而随着她的话落眼里泛起了欣慰之情,她松了口气,想到那个秘境,多少有了真心的惋惜:“可惜秘境大概是一次性的,我们出来后就彻底关闭了。”

    大轮明王的独钴杵已经被无相拿去,江云月估计这个秘境再也不会开启了。

    季霖元笑:“有些人穷其一生也遇不到一个秘境,你能有此良缘实是幸运,也莫贪多。”

    江云月这份惋惜是为季霖元说的,见他毫不在意,便道:“我知道了。”

    聊完自己的这段经历,江云月想起无相说的事,问季霖元:“最近是不是有许多修士莫名其妙地消失?”

    “你也听说了?”季霖元皱眉,“这件事虽然已让人封锁,但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已弄得外面人心惶惶,这段时间你小心一些。”

    江云月犹豫了下,还是把无相的话重复了遍,听完后季霖元勃然大怒:“为了一己之欲竟然残害上千条人命!实在是……实在是……”

    季霖元平日接触的是君子之道,心怀万物,心中良善,未曾与人红过脸,更不曾唾骂过谁,因此他连说了几声“实在是”,还是没说出粗俗的话语,只是气愤地涨红了脸。

    江云月叹了口气,又将自己在季拾萱发现密道及密道通向后山林,自己差点被慕君年灭口,还是无相救了自己的事告诉季霖元:“……到底是我莽撞了,这些事必须告诉大伯,我担心慕君年会把时间定为明天,到时候里外夹击……”

    徒然听见自己二叔和妹妹与魔道勾结,想杀灭季家上下百口人,季霖元惊怒不已:“你确定?”

    江云月看向无相,无相点点头:“是他。”

    江云月补充:“这是我亲眼看见的,而且你找管家问下,就会知道季拾萱那里多了几个人。”

    无相的话比江云月有分量多了,如果连无相都这么说,只怕这件事是真的了。季霖元苦笑,“不必问了,我前几天就知道这事,当时她和我说院子里少了几个人,人手不够,所以就买了几个人进来……你也知道这段时间季家少了不少人,我也就没怀疑过。”

    季霖元越说越他坐不住,猛地站起来,“这件事关系太大,我必须马上和爹说,你……”

    江云月道:“你去吧,我们就在这里,不过我猜测府里有不少人已经被他们控制,所以你们来的时候决不能被他们发现。”

    “我知道了,你……你别伤心,你还有我们。我先走了,等会我让人送些点心过来。”丢下这句话,季霖元就匆匆离开。

    江云月看着他慌乱的样子,忍不住失笑,想到他那句关怀的话语,心里甚是慰藉,面上不由露出了笑容。

    无相看见了道:“你想到办法了?”

    “暂时还没有。”她非常光棍地摊了摊手,“不是还有你吧。”

    无相神情难得露了丝无奈:“他现在的境界和我相当。”说到这个,无相的声音沉了下来,“只怕他已经放弃冲击合体期,或者说他找到其他方法,可以不受心魔影响。”

    修真每一次进阶,都要经受心魔的考问,这也是为什么越到后面升级的人越少的缘故,大部分人都无法迈过心魔,被困于某一境界,而级别越高,心魔越强,所以魔修陨落者多,也与他们乱杀无辜有关,但每一个升阶的魔修,都能以一当十。

    慕君年如今恢复到化神期,无相即便现在是化神后期,也只能与他打平。

    江云月的心也沉了下去,不过这时候不能长他人志气,她想了想道:“如果将这次来的都团结到一起,还能试一试。”

    但问题是,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也不知道来的人修为如何,更不知道,这里面藏有多少有二心的。

    正当江云月苦思冥想策略时,门外响起了匆忙的脚步声,她警觉地看向门口,在见到进来的两个人后,捏着手镯的右手松了下去。她站起来唤道:“大伯,大哥。”

    来人正是季绪先和季霖元。

    季绪先向无相问好后,转向江云月,迫不及待地问:“你对霖元说的可是真的?”

    “是不是……我们可以找人一试。”

    江云月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引蛇出洞。

    香来是去取午餐的时候听到厨房里的婆子在说闲话,内容正是季二小姐季云月回来一事。她人小声甜,又长得可爱,粗使婆子都怜惜她小小年纪就被送来做婢女,因此多待她很好,她就仗着这点,套取了她们谈话。

    知道了事情的缘由,香来脚步匆匆赶向别院,一路有小厮和她打招呼她也不回,倒叫下人疑惑纷纷。

    季拾萱正和季琮商量对策,不妨房门突然被推开,两人吓了一跳,见是香来后才松了口气。

    季琮虽然心里不悦,但也知道对方修为比自己高,不好发火,只道:“什么事这么急匆匆的?小心被季霖元他们发现。”

    季拾萱没说什么,但眉眼倨傲,显然不将香来放在眼里。

    香来见他们这般作态,不由冷笑,心里清楚他们蹦跶不了多久,也不和他们计较:“季云月回来了。”

    季琮吃了一惊,父女两对视一眼,匆忙询问:“真的是她?你确定你没听错?”

    “前院已经传遍了,说是季霖元找到的,已经接到院子里,还请了无相大师,听说人是醒了,但神志不清,记忆全无。”

    “连无相大师都请来了,只怕事情不会有假。”季琮低喃几句,看向季拾萱时眼里也透了几分不悦,“你不是说将她打下悬崖了吗?”

    季拾萱也不解:“我确实亲眼见她掉落悬崖,而且君年也在崖底布了阵法,您就算不信我,也应该相信君年吧?”

    季琮踱来踱去,深思了一番,终于下定决心:“走,我们去看看。”他走了几步又停下,“香来你留下,将无相大师到来的消息传给君年,我担心计划有变。”

    “我呢?”季拾萱连忙问。

    “你自然要和我一起去,哪有她回来,我们做父亲和做庶姐的不去关心关心的?”

    季琮和季拾萱到的时候,江云月房里已经站满了人。

    季绪先原本正和季霖元说着什么,见到季琮,他停止说话,直到季琮走到自己面前才道:“你也知道了?”

    季琮脸上满是担忧:“我听下人说是找到云月了,所以赶紧过来看。”他看向里间,在看到一边的无相和扒拉着他衣角玩耍的熊猫后愣了愣,“想必这位就是无相大师吧。”

    无相双手合十微一颔首。

    季琮也学着他的样子拜了个礼。

    他身后的季拾萱也跟着喊了声:“大伯,大哥,无相大师。”

    她抬起头的时候,眼里还有未退的惊艳。无相之名无人不知,却不想他竟然如此年轻,而且长得还……出乎意料的好看。

    颜色俊俏,眼睛狭长,眸光幽深,他站在那里,那一隅都跟着安静了下来。

    正愣神间,里间出来一位由侍女搀扶的老大夫,几人全围了上去。

    季绪先:“大夫,请问我侄女怎么样了?可是有碍?”

    季琮:“对对,我女儿呢?她醒了吗?大哥,我想先进去看看。”说罢,他就要进去。

    “等等。”季绪先叫住他,“云月之前睡着了,也不知醒来没有。”他看向侍女。

    侍女朝他行了个礼道:“小姐尚未醒来。”

    既然未醒,季琮也不好进去:“那我就在这里等,对了,云月身体怎么样,我怎么听人说她失去记忆了?”

    众人齐刷刷看向老大夫。

    大夫正颤巍巍地合上药箱,突然接收到这么多注视吓了一跳,待季琮又问了一遍,他才道:“我听说她之前掉下过悬崖,可能是受到重创才造成的失忆,具体原因还需要等我查询书籍,我已经给她做了一次针灸稳定她情绪。”

    季琮:“那这失忆是暂时的还是永久的?”

    “这我就不清楚了,可能明天就恢复,可能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后,也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

    季琮叹了口气,感伤道:“云月自小乖巧,如今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太多灾多难了些。”他右手握拳重击在桌面上,面目狰狞,“若是让我……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做的,我必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季绪先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看侄女也是有福之人,先调养好侄女的身体要紧,你也别急,我已经让人去调查了,相信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季琮心里跳了一跳,不知是不是他错觉,总觉得大哥说“水落石出”四个字时带上了凛然的杀气。

    “父亲莫气。”季拾萱软声道,“如今还是妹妹的身体要紧,一个大夫不行,我们就换一个,镇上的大夫不行,我们就继续找下去,总能找到最好的大夫。”

    “只是,我听说最近好多人都莫名其妙消失不见了。”季拾萱蹙眉,“就怕妹妹也被盯上。”

    “我会让人加强这边的巡视。”季绪先道,“你们也别担心,无相大师这段时间也会留在府里,我想就算有魑魅魍魉也不敢来。”

    “无相大师会留在府里?”季拾萱不由提高了声音,见众人都看了过来,她稳了稳心神,生硬地解释,“无相大师住在哪?如果是丹桂苑附近……男女有别,恐怕不太好吧。”

    季绪先斥道:“说什么傻话呢,来者是客,自然是住在迎客居的。”

    女眷住的院子都在里面,客人的院子离这里还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