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傲轩小说网 www.axxsw.cc,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寒牧澈花了相当长的时间给沉陈讲影杀楼的楼主。

    影杀楼前楼主去世之时现任影杀楼楼主东玦生还是个小毛孩子。那时候的影杀楼也没有这么声名在外。

    可以说,影杀楼的崛起是现任影杀楼楼主一手操控的。

    由此可见,东玦生不但有足够的谋略,也有足够的能力,更甚有足够的狠心。毕竟伴随着影杀楼崛起的是大量的鲜血白骨。

    但影杀楼的楼主却绝对是一个神秘的人。在此之前,江湖中没有传出这人名叫东玦生,也没有传出任何关于他长相的消息,更没有传出这人的武功等级到了哪级哪阶。影杀楼楼主神秘得就像被笼罩上了迷雾一样让人看不透,这份神秘也让江湖中人更觉其威名魄魄。

    寒牧澈说的时候很严肃,一再提醒沉陈不要掉以轻心。毕竟东玦生能从一个失去依靠的幼童长成大煞一方的杀手楼主,还把自己弄得这般神秘,其手段和心机都不容小觑。

    沉陈乖乖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但其实,沉陈知道的比这还多一些。

    比如他知道影杀楼老楼主死的时候是二十年前,比如他知道老楼主死的时候东玦生只有三岁,是被老楼主的好友收留长大的。

    沉陈之所以知道这些,全是因为出谷前师父给自己讲的那个故事。

    沉陈不知道的,只是影杀楼的楼主叫东玦生而已。

    至少,在他去见东玦生之前,沉陈是这样认为的。

    古时诸葛亮三顾茅庐,今有沉陈三顾品玉斋。

    这一次,当真受到了不一样的优待。

    沉陈晃晃悠悠地走到品玉斋大门,自己也说不好他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来的。大概就是见到与被拒绝各占一半的心态?

    撩开软帘,老掌柜面色看不出喜怒地往这边一看了一眼,沉陈心里霎时就凉了一半。完了完了,蠢读者想,心中的天秤要往被拒绝那边偏一偏了!

    虽然这么想着,但沉陈依旧面带笑容,脚步沉着地迈了进去。

    老掌柜只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就低头去忙自己的事。蠢读者一边腹徘“你个老家伙哪里会天天都有那么多事要忙啊!”一边撩撩袍子,打算在惯常坐的位置坐下来。

    眼看屁股就要挨到座椅了,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响起来。

    “公子今天可不坐这里,还请随我来。”

    沉陈抬头就看见通往二楼的楼道上一张清秀的脸孔探出来道,原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厮。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啧啧,主角你不要看事情看得这么准啊。蠢读者心想。

    再次见到身着白衣一举一动都风流之意尽显的人,沉陈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真的是携带着上天的宠爱出生的。

    东玦生穿着一身广袖白衣,衣襟和袖口绘着墨色的傲竹,四散的竹叶和直|挺的竹茎,与他如泼墨般铺散在背的青丝相得益彰,黑发松散,只一根白色的缎带松松系垂于发尾。

    若问沉陈为什么看得这么详细……

    没有错,东玦生非常大爷的,只给蠢读者留了个背影!

    蠢读者在心里哼哼,山不来就我我来就山,一边嘴角挂着十分得体的弧度,在清秀小厮的躬身迎接中踱着方正又悠闲的步子走了进去。

    屋内有一方矮桌,桌旁分列两张软榻。

    身后小厮鞠了个躬轻盈地把门关上。

    沉陈心里一跳,看了眼前方坐在软榻上面朝窗外背对沉陈的人,心想这是要秋后算账的节奏?蠢读者心里默默检讨了一下,心想他和寒牧澈断人财路的举动确实……有那么一丢丢可恨。自然,也只有那么一丢丢……吧……

    沉陈自觉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于是沉陈袖子一甩,做了个揖,嘴里道,“前些日子因为一些小事,颇有得罪,还请楼主见谅。”

    东玦生像是才知道沉陈到了,身形一动,转过身来。

    那人肤白如雪,眼黑如墨。眉眼几分上翘,神色亦几分勾人。

    沉陈忽然就有一种“除却君衣三尺雪,天下谁人配白衣”的强烈即视感。

    在心里呸呸呸几声,他今天穿的也是白色刺绣长袍,作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沉陈不甘示弱,面带笑容地回看了过去。

    但见东玦生挑起眉,带着些玩笑意味道,“哦?我还以为你想的是而不往非.礼也呢。”这话虽指沉陈他们做的事,却也在表明这位伟大又神秘的楼主先前确实在耍他们玩。

    沉陈自是早就知道这点。毕竟如果东玦生真要把他们怎么样,早就有不下一百个机会动手了。

    沉陈抿抿嘴看着东玦生将白袍广袖微微上撩,露出骨骼修长的一双手,执起一旁的翡翠酒觥。随着手心下按的动作,一股酒香也像那斟满的酒一般满满溢了出来。

    看着淡色的液体浸满眼前的雕花翡翠杯,酒香夹杂着淡淡的梨花香气,沉陈不由自主地吸了吸鼻子。

    那酒香初时清淡,再闻却浓烈。可知乃为上品。

    东玦生嘴角挂起三分笑意,道,“笙月阁也不过是个赚钱的场子,正好本楼主觉得里面的姑娘腻腻歪歪的让人烦,没了便没了,我却不会为此怪罪于你。”

    东玦生的眼睛是桃花眼,眼角略微上挑,只是随意一看也会让人觉得风情万种。但此时东玦生一双眼看着沉陈,眼中却没什么波澜起伏。那种眼神,就像是在挑剔货物一般。蠢读者不禁后背起了一层寒意。

    “今次不过是与你赏酒闲谈,沉兄你看如何?”东玦生弯弯嘴角道。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