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傲轩小说网 www.axxsw.cc,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沉陈并没有打算立马回到帝都。

    所以东玦生说那话时他虽然惊讶内心却是极为赞同的。

    沉陈在饭桌上提出了这件事情。在说的时候沉陈偷偷瞟向寒牧澈,不意外地看到寒牧澈面部的表情微微松懈,蠢读者于是在心里给自己点赞,心想自己果然机智。

    其实沉陈并没有说什么,他只是道万鹿书院还有一个多月就寒休了,怎么说如今也还是万鹿书院的学生,便想先回万鹿继续求学,寒休的时候再回帝都。

    自然,蠢读者才不在乎什么求不求学。他之所以要回万鹿主要是打算去接阿铃,带着阿铃一起回帝都。寒牧澈虽然没有说,但沉陈知道他的心里肯定一直想着这件事。没准人已经准备好独身回去找阿铃了。

    对于沉陈来说,他是自然不会放任两个才十六岁的小孩自己走的。况且如果要回帝都,就意味着要面临这具身体的亲爹亲妈了,沉陈觉得一个东玦生已经够让人受的了。与其一个人受苦,还不如拉上寒牧澈阿铃他们来陪自己。蠢读者打得一手好算盘。

    影听到这件事却是很吃惊。虽然他带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他的吃惊却很明显。

    “我以为小世子不会再回到万鹿了。”影道。且不说印象中小世子并不是个爱读书的人,就他们这种权贵身份,既因为万鹿出了事又怎么会再回去?

    影放下筷子,明确表示了自己的反对。

    “我本打算直接带小世子回帝都,毕竟出意外这么久,欧阳夫人和主人他们早就十分挂念,这也是将军的意思。”顿了顿,“这次在江陵耽搁许多时日暂且不说,前往天周又要费上许多功夫,还请小世子三思。”

    沉陈懒懒地拨了拨碗里的菜,弯唇道,“影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只不过其此番回万鹿其实还有件事要做。”

    “什么事?”影问道。

    “喏,”沉陈挑出自己不爱吃的青菜,“你知道我和阿澈在书院有个关系特别好的姑娘么?她名字叫阿铃,是我和阿澈认的妹妹,就要寒休了,她一个人没有去处,我们不能丢下她不管。”

    “小世子是说?”影有些愣。

    沉陈正想给他说你想的没错的时候就听到寒牧澈轻轻放下碗筷。

    却是看向沉陈。模样是一贯的冷清又带点肃穆。

    寒牧澈道,“这件事你不用多管,我自会去找阿铃。”

    沉陈看着寒牧澈,忽然就咧咧嘴。

    “阿澈,你还记得第一次见面你给我说什么吗?”

    “?”寒牧澈一愣。

    沉陈笑,“你说‘少多管闲事’。但那时候我都管了,现在就更没有理由不管了。”

    寒牧澈冷道,“从一开始就是你多管闲事。你那时本应不该管,此时自然也可不管。况且……”寒牧澈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强硬,有些别扭地软下来,“你且放心,我自可安置好我和阿铃。”

    沉陈闻言盯着寒牧澈看,眉眼中笑意敛去,神色忽然就变得冷厉起来。

    沉陈冷笑一声,道。

    “你想带着阿铃去哪里?回寒家吗?”不待寒牧澈惊讶就接着道,“你真以为你拿着从笙月阁得来的寒家腰牌就可以畅通无阻去查自己想查的事了?”

    将手握得紧了紧,沉陈咬牙道,“想必阿澈你也有些察觉,现在我便告诉你,寒元成他并没有死!”

    寒牧澈的脸色忽青忽白,置于桌面的手把桌子按出一个深深的印。

    “你找人查我?”最后,寒牧澈抬起脸看向沉陈。

    沉陈暗自咬了咬后槽牙,他是失言了,被寒牧澈一气就什么都说了。

    看着寒牧澈不怎么好的脸色,蠢读者就觉得有些后悔。

    寒牧澈深吸了口气,起身站起来往外走。

    他知道自己不该对沉陈发脾气,他还记得第一次在冗城看到沉陈时,沉陈穿一身白色缎锦外裳,翻边领口处用细密的针线绣着几朵墨蓝紫薇花,衬得沉陈的脸莹白而恬淡,一看就是家世良好的贵公子。

    早该知道的,这般家世的沉陈怎么会不把自己的来龙去脉查清楚?

    真正让寒牧澈难受的却是沉陈告诉他寒元成没有死。他是隐约有了一些感觉,但他更相信自己当初真的用铁片扎进了寒元成的心肺。寒元成,怎么可能会没有死?

    寒牧澈觉得自己体内的真气又开始隐隐暴动乱窜,连血液都隐隐烧灼了起来。这是在回春谷闭关后就再也没出现的情况。

    寒、元、成!

    咬着牙无声地吐露出这几个字,寒牧澈不得不承认这个人对他的影响还真大。像恶魔一样,以为终于摆脱掉了,结果还是没有么?

    再次回到客栈沉陈和影正在收拾东西。

    影还在试图劝说沉陈亦或是只想发泄自己郁闷的心情,只听得影声音里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要是将军和主人他们知道我过了这么久还没带小世子回去,一定会剥了我的……”

    沉陈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安慰道,“不会不会的。离大叔就是看起来严其实人好着呢。至于我爹……他才不会担心!”沉陈皱了皱鼻子。

    影有些好奇,于是问道,“小世子怎么这般说?”

    只听沉陈“嗨”了一声,“离大叔有没有告诉你我当初就是被我爹一巴掌抽到万鹿的啊?”沉陈觉得自己大概永远也忘不了睡得正好被人一巴掌抽醒的滋味,以及被人打了一巴掌不算还发现自己醒来就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件事了。

    寒牧澈正好把这一句清清楚楚地听进耳朵里,不由就看了看沉陈的脸。

    沉陈接收到寒牧澈的目光立马就笑眯眯地道,“阿澈你回来了啊。”

    寒牧澈点点头,目光仍盯着沉陈的脸。

    沉陈于是挥了挥爪子道,“早就不痛了。”黑黑的眼眸骨碌碌转了转,寒牧澈听到沉陈戏谑的声音。

    “哟,大爷你这是不生我气了啊?”

    寒牧澈就想这人怎么就这么欠收拾呢。

    又是一番颠簸,舟车劳顿后沉陈他们再次来到万鹿书院。

    晨曦中的万鹿仿若浸泽在光中,庄严的大门口每只白玉雕刻的鹿都在隐隐折射着粼粼的光彩。

    万鹿书院一如它的庄严肃穆,不过再次站在万鹿的门口沉陈和寒牧澈两人的心境却是都不同于大半年前了。

    据影说,万鹿书院当时正是探查到了可能会有兽潮的发生才提前了试炼,却没想到兽潮也提前了。其实万鹿的救急措施很好,其他学生包括阿铃他们都被救了出去,只除了沉陈、寒牧澈和白念秋。

    自然,万鹿的院长为这次事件背负了很大的责任。

    影还特地问沉陈,“此次因为万鹿的疏忽才使小世子和寒公子九死一生,世子就不怨恨万鹿?”

    沉陈听了影没有声调起伏的话,摇了摇头道,“这事也怪不得书院。”

    在心里叹了声,毕竟谁知道会出来一个白念秋呢。

    沉陈他们到的时候其他人还正在上课。

    两人一同走过熟悉又有些陌生的长道,抬眼就发现快到了寝室的所在的院落。

    于是沉陈道,“我想先回一趟寝室,你呢?”

    寒牧澈点点头,“嗯。”

    两人便一个往东一个向西,往自己的寝室走去。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