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傲轩小说网 www.axxsw.cc,最快更新[穿书]霸气男主养成史最新章节!

    考试的科目共七科,分别是国文、算术、经义、策论、理论、骑射以及武/剑修专业测评。

    蠢读者觉得自己能过的也就只有算术和剑修专业测评了。

    好在还有一周的复习时间!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沉陈不得不把自己埋进书海里。

    这段时间除了每天中午跟大家一起去食堂吃吃午饭,沉陈几乎没有出过寝室门。

    蠢读者悲催地发现,一堆人里面好像就属他考试最危险!

    学霸杨祐自然是不用多说,李靖言虽不至于整天埋首书海但成绩也是一等一的棒。更不用说阿铃,听说她已经是女生那边稳坐的第一名。

    当日回来初见阿铃,沉陈就惊讶地发现阿铃已经是二级上阶的武侍了,甚至比杨祐还要高上一阶。而阿铃因在娘胎受寒从小就体弱,当初进万鹿也是压着最低分才得进的。沉陈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阿铃时,对方躲在寒牧澈身后怯生生的小小模样,而现在当初的小姑娘已经变得这么厉害了,实在是让人感叹。

    哦,还有一个跟沉陈一样落了半年课的寒牧澈。

    可是蠢读者觉得寒牧澈一定会过的!不要问他为什么……蠢读者他想静静。

    复习的时间过得又慢又快,那种酸爽的感觉让蠢读者至今还咬着牙记忆犹新。

    彼时沉陈正被寒牧澈拉着来到骑射课练习的马场。

    时间是距离考试的前两天。

    蠢读者刚在寝室跟李靖言感叹居然就只有两天了的时候,寝室的门突然被敲响了。

    蠢读者有一瞬间的疑惑,他们寝室一向没有人来,会是谁这个时候来找他们?

    沉陈跻拉着木屐去开门,视线上移就看到穿着一身干练黑色骑射装的寒牧澈。这还是沉陈第一次见到寒牧澈穿黑色的衣服,凛然的气势霎时扑面而来。寒牧澈肤白,更衬得黑色深邃,人愈加俊朗。

    说实话沉陈吓了一跳。

    从来都是他跑到寒牧澈寝室去找人,他还以为……寒牧澈不知道他的寝室呢。

    “你怎么来了?”沉陈站在门边颇为惊讶地问道。

    寒牧澈不说话,只是扬扬手上的弓,其中意味便不言而明。

    李靖言哈哈大笑起来,递给沉陈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因为经常被虐的缘故,李靖言坚定地认为,骑射课是最讨厌的课程没有之一。

    于是沉陈不得不翻箱倒柜找出被自己压了n久的骑射劲装。不同于寒牧澈酷炫的黑色,他的骑射装是一件米白色的。因为他们走的时候还没有开设骑射课,所以这件衣服沉陈一次也没穿过。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寒牧澈就在身后站着,沉陈换衣服的时候突然就有了那么一点点不自在。大概是因为很少见男主穿黑色的衣服一下子被震撼到了的原因吧,蠢读者想。

    来到骑射场,沉陈从马厩里拉出一匹看起来还比较温和的马,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忽然蠢读者想到了什么,狐疑地看一眼寒牧澈。

    “你也没有上过骑射课吧?”沉陈挑眉问道。

    寒牧澈没有立即回答他,试了一下马的高度,之后动作利落地翻身上马,黑色的下袍边翻出一个漂亮的弧度。才弯唇道,“前几日已经向阿铃和杨祐请教过了,想来教你应该是没有问题。”

    “……”蠢读者被打击到了。心想寒牧澈你是有三头还是六臂啊,居然还抽出时间来学了骑射!

    这日的天气很好,沉陈多日不曾寻得时间仔细看天,此时乍然一见,竟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强到有些刺眼的光晕中身着黑色劲装的寒牧澈马鞭一甩,俊烈的马便飞快奔跑起来,只见寒牧澈反手从背后抽出一支箭,人随着马奔跑的动作起伏,一双手却执得端正。

    说时迟那时快,寒牧澈墨色的眼瞳一眯,一支离玄之箭夹带着风声急速射.出,一声闷响。那箭深深地扎于靶上,正中红心。

    “帅啊!”沉陈看得有些呆,不禁感慨一声。

    寒牧澈将马踱回来,微微俯下身,勾勾唇看向沉陈,“你来试试。”

    沉陈:“……”

    好嘛。我来就是了。

    沉陈拉开第一支箭的时候是午后未时初刻,阳关还正好。

    ……

    “嗖——”沉陈目送着自己射。出的那把箭在空中划出一个弧度,然后————

    蠢读者捂了捂脸。

    寒牧澈头痛地揉了揉眉心,他正在反思是不是自己教的方法不对。

    叹了口气,寒牧澈无奈道,“我想你可以不射中靶心,但是你不能练了一下午还连靶子都碰不到吧?”

    沉陈看了看自己那支跟靶子隔得十万八千里的白羽箭,不由再次捂了捂脸。

    寒牧澈说得没错,他们确实练了一个下午了。

    从未时起,到现在的申时末。从太阳高照到现在的天色已暗。寒牧澈陪他练了一整个下午。

    沉陈叹了口气,他自认为射箭他是会的,小的时候也跟在爷爷身后玩过那么几次。他也自认为骑马他是会的,像这种小儿科的事情根本就难不住他好么!

    但是……为什么骑射就这么难啊!他已经很努力地在保持身体平衡并瞄准靶心了啊!但是马一跑起来,他射出的箭总是非常地不尽人意!

    蠢读者垂下肩膀,闷闷地跟站在他旁边的寒牧澈道歉,“对不起啊,耽误你时间了。”

    寒牧澈张了张嘴,最后只摸了摸沉陈的脑袋。

    “你这样笨笨的样子其实很好,以后我就可以保护你了。”这是他不会告诉沉陈的话。

    沉陈弯弯唇,把弓背起来,正打算说他不练了,不过就不过吧的时候,一阵哒哒的马蹄声响起。

    那马蹄声越来越近,竟像是奔着他们来的一般。

    沉陈看出那是一匹红棕色的烈性骏马。

    骑着马的人操纵着烈马急速地向他们奔来,马蹄扬起层层沙土,只是一会儿功夫那马就来到他们身边。纵马人拉着马头的缰绳一转马头,红棕色的烈马便围着沉陈二人打起转来。

    寒牧澈眯起眼睛,不动声色地站到沉陈前面。

    骑马的人穿着一身骚包的紫色骑射劲装,带着马尾高束的盔帽,背上背着一桶翎羽闪着宝石白光的羽箭。

    十足的装逼模样。

    沉陈抽了抽嘴角,这些日子太忙,他都要把这个人忘记了。

    路仲良。

    他们似乎还有一笔账没有算啊。

    马上的人盔帽下露出的嘴角勾起一个冷冷的笑容,轻蔑地看了一下沉陈和寒牧澈,马鞭狠狠一甩,红棕色烈马便嘶鸣着奔驰起来。

    只见路仲良俯身弓在马背上,在烈马急速奔驰的途中动作干脆利落地抽出三支羽箭,举弓,瞄准,拉弓——三支尾羽发着白光的箭仿若利刃划破长空,如翼鸟般急速飞往三个方向!

    三声闷响合成一声,沉沉地响在寂静的马场。

    这种架势,不用想沉陈也知道肯定是分别射中三个靶心了。

    马背上路仲良任烈马奔跑着,人却踩着脚蹬站起来,紫色的骑射装在夜色中也显得很亮眼。

    路仲良缓缓站起来,张开双手做了一个霸气的展翼,然后右手划了一个半弧伸到胸前,缓缓冲沉陈竖起中指,右手向下翻,形成一个鄙视的姿态。

    沉陈扯了扯嘴角,心想这路仲良中二病越来越严重了啊。

    诚然路仲良的骑射是很厉害,在天色如此暗的现在也能三支同中靶心,恐怕是沉陈练再久也做不到的。

    不过对方借此来挑衅的动作怎么就让人觉得那么欠揍呢?

    路仲良耍够威风了,又驾着马往沉陈他们这边骑了过来。

    寒牧澈扭头看沉陈,嘴角挂起一抹饶有兴趣的笑,墨色的眼瞳带着些亮光显得很好看。

    沉陈也勾勾嘴唇,然后好整以暇地看着路仲良骑马过来。

    路仲良很快就奔到沉陈他们这边,马蹄又踢起一阵沙,被寒牧澈用真气隔了。

    路仲良冷哼一声,显然十分不以为意。

    沉陈已经感受到路仲良目前的修为等级是三级上阶,比李靖言还高一阶,也难怪他这么气势十足。

    但是很遗憾的是,沉陈现在已经四级了。虽然阶位不高,但是有句话叫做差一级就是一个十年。当然啦,沉陈自是不指望三四级这种小差距也能有十年这种差距的,但是,至少差上一个巨大的沟还是没问题的吧,蠢读者想。

    李靖言驾着马来到沉陈他们身边,也不下马,一开口就是一句,“这次我一定打败你们!”

    沉陈好奇道,“你是指什么?”

    路仲良眼一瞪,冷笑一声,“这还用说。”

    “哦,”沉陈掏了掏耳朵,“如果你说的是这次骑射呢,那你已经赢了,我是比不过你。”

    “你!”路仲良怎么也没想到沉陈这么轻易就认输,一时有些气急。转脸看向寒牧澈,冷笑,“哦?这么说你也认输了?”

    寒牧澈在面对外人时气场一向极度冰寒,他面上一点神情变化都没有,看了眼路仲良连一个字都懒得说。

    路仲良自讨了没趣,他能看出现在寒牧澈很强,一时也不敢太去招惹他,便把矛头对向看起来比较弱的沉陈。毕竟据他观察得出的结论,沉陈的骑射可不是一般的弱!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